向非洲人民学习~(聊聊国家创伤)

Posted by on 10月 26, 2011 in Blog, 残心 | 10 comments

因为UPS那个死烂快递员不肯给我打电话,最后我还是不得不到十几公里外的所谓UPS中心去取我那三个amazon寄过来的包裹。本想坐着公车去,偏偏一大早就瑞雪纷飞,路边上光树就不知道压倒了多少棵……考虑到自身安全问题(我有同学差点就被倒下来的树干,没错,是树干,而不是树枝……给砸中脑袋),加上忙了一天精疲力竭,最后我还是很不厚道地打了出租车。

司机是个埃塞俄比亚一代移民,来美十二年,一上车就跟我聊了一起来。

首先我要说,我最近特喜欢跟第一代非洲移民聊天,我感觉非洲同胞和我们有很多相似性,而且特热忱,特聊得来。不过我不太喜欢跟美国本地出生的黑人聊天,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不喜欢美国社会逼迫给他们,而他们也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了的那个角色和那种行为模式吧……当然,这方面说来话长,今天就不说了。

总之一上车司机就问我从哪来的,因为我是从公车总站出来,而且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估计他以为我是来旅行的。(其实我就是旅行到旁边一个镇去上学了……嗯……)我干脆就说我原来从中国来的。他一听中国就说,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关系很好啊,给埃塞俄比亚帮了好多好多忙啊!(其实一开始我还没听出是埃塞俄比亚,毕竟,这种偏门国名咱英语课时候也没背过,猜了半天才猜出来。)然后哥们儿就很欢乐地跟我聊起他的移民生活,抱怨科州的白人都很自以为是,而且除了媒体上播的那点东西对世界完全一无所知。据说还有白人乘客问过他埃塞俄比亚有没有房子存在……当时给哥们儿气得要死,就说:我们都住在树底下,连美国大使馆都在树底下!那个乘客居然信了……这究竟是要白到什么程度才会相信!中部白人的“白”是白X那个白么……ORZ

后来我们就谈起各自国家的情况,我就抱怨说,在欧美政府都是优先保护自己的国民,可中国政府都不把自己国家人当人啊,别的什么国家的人都比自己国家的人是人啊。哥们儿说,都是这样的,他们国家也是这样的。他英语其实不是特利索(其实美国一代移民英语利索的并不多),给我解释了半天,但大概意思就是说,中国也好,埃塞俄比亚也好,作为发展中国家都处在那么一个阶段,希望吸引外资,希望外国人看得起我们,所以就会出现更看重外国人的情况,等这样的一代人过去,自然就会好的。我当时就被哥们儿shock到了,哥们儿高瞻远瞩啊~而且关键是,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所谓的“崇洋媚外”是我们自身的文化的问题啦,人心坏了啦什么的……根本就不是的~人,在那么个环境下,就是那么个行为模式,咱跟非洲同胞是一样一样地~

接着我们又谈起做生意,哥们儿对中国人怎么做小生意很感兴趣,我们就聊了聊中国那神奇的税制。然后我就问哥们儿,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啊?哥们儿说,要说做生意,我有一个建议,就是绝对不要看人家做什么,你就跟风做什么。你懂怎么做或者真心想做,那你就做,否则就不要做,不work。哥们儿说,很多埃塞俄比亚人过来,就是看人家做什么自己也做什么,看人家开饭馆赚钱,自己P也不懂也去开饭馆,就亏了呗。我就又shock了,我说感情埃塞俄比亚同胞和咱中国同胞在跟风方面是一样一样地啊~我们老觉得是中国的文化啦,传统啦,观念啦……其实人啥都不懂地进了个新环境,或者环境变化过快的时候,那不就容易跟风么……他们根本搞不清状况,你让他们怎么办?总不能进入等死模式吧,那就跟风干点啥喽~

然后我住在市区,快开到家的时候,我们就路过了州议会楼,楼前面有一小帮人,正在搞Occupy Denver,简单来说就是呼应纽约Occupy Wall Street的活动。冰天雪地的,一帮人居然还可以躺在大街上睡觉,我真是佩服他们的勇气……和体力……于是我就跟哥们儿说,这帮人这么拼命,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啊,政府会理他们么,也许都是白白浪费时间。哥们儿很肯定地说,一定会有用的,GeMing一旦开始最终一定会产生改变,一切只是需要时间,即使从很小的行动开始,最后也会产生巨大地改变。我就又shock了,我说哥们儿你很inspiring啊~哥们儿嘿嘿一笑,特腼腆~

其实在美国时间长了,再反观中国,好多时候我对国人给自己贴的标签,甚至国人从祖辈上继承下来的标签并不那么认同。比如国人从上个世纪就相信自己是最“冷漠”的民族之一,因为在二战期间,曾有不少“有识之士”观察到,比如在租界地的国人在外头自己同胞被杀得鲜血淋漓的时候居然还在没事一样地庆祝新年!于是就得出了中国人冷漠的结论……像这样的有识之士,只能说他是缺乏基本心理常识。否认是最常见的创伤反应,那么多同胞的鲜血,要有怎样的钢铁意志才能当下直视?常人都是要有缓冲的,会先否认、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是毫无疑问的。又比如革命烈士的鲜血馒头的问题……当然我不是说我们当年的劳苦大众智力低下,但他们与革命者所生活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对事物的理解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这就好像你去救野生动物的时候,不小心它还不是一样会咬你、会不diao你……它根本不知道你在干嘛的说,以它的生存经验,你就是个危险动物。

想写篇欢乐的文章,这种标签效应与真实情况之间的关系也相当复杂,绝不容易说清。因此此类种种,也不想太多讨论。但既然说到这儿了,那我只想说,即使自以为到了最“缺德”的时候,对于国人的种种问题,最好也能理性客观看待,不要以抨击他人和自我抨击为乐。中国是一个在上个世纪创伤了几乎一整个世纪的国家,国人的许多行为,如果当作心理创伤反应都完全解释得通,而国人更多自以为是国人劣根性体现的行为,正如我跟非洲哥们儿聊到的,其实也并不仅在中国发生。至少从一个治疗师的角度,要治愈一个创伤了的国家,绝不只是盲目泄愤或者道德审判这么简单的。没有治疗师会上来就骂自己的创伤病人功能不够健全,待人不够友善,道德不够完美……有些技能需要学习,有些情绪需要释放……当然,国家创伤的治愈周期很长,常常需要好几代人(常见说法是六代),也许国家美好起来的那一天,你我都看不到了。只希望在治愈的过程中,我们的国家创伤不要启动自毁程序就好了~

相关日志:

10 Comments

  1. 从我个人的体验来看,中国正在发生很大的改变,有许许多多的变化,人也变得更宽容了。

  2. 朋友,是你让我来看看你的。

  3. 嘿嘿,看完博客有点小感,忍不住留言下,呵呵~~我觉得姐姐说得很正确呢~~
    就拿前段时间那个被压小月月事件来说,现在中国社会遇到这类事就开始无病呻吟似什么,呀呀,这代中国人是怎么了,国人冷漠呀,什么道德溃败,什么这一类的。。但是有谁去了解过这些人真正的现实情况是什么,他们为什么会选择‘不作为’,难道仅仅是道德的问题,如果我们把很多问题都归结到道德问题等等一类虚无缥缈,空套大话中,那么,我想,中国社会永远都不可能进步。因为缺少与实际相关的,真正的原因,也就不会有切合实际的解决办法。而这样反而会使该作为的人没有作为,还跟着众人说,啊,这都是你们的错!~~我还想感叹一点就是,因为没有言论自由,和太过强调集体主义和统一,个人认为,一定程度限制了很多个人发展,像那些‘大家’,不是某些特定才华充分发展才得以成大家的么。。但是就因为某些约束和宽泛的集体主义,并没有提供充分的机会,从小学到大学,我想都会多多少少受到太多hegemony的影响~~其实有时觉得中国挺好,但是确实是在人文主义,人文自由让人觉得和西方国家差距很大,而且个人很讨厌共产党的那些呼喊的空口号,毫无现实价值,太大太虚,比如什么实事求是之类的话,但是从行政方面的文章开篇到学校等公共领域的条文开篇就是不切实际的虚话,真正很多时候根本就咩有做到,而且大家都说那些一样的话有什么意义么~~wow,不好意思,胡说八道了好多多多~~啊~~~~~~~~~

    • 呵呵~同感~希望国内多些头脑清醒的盆友~

  4. 河蟹测试器……已经先进到这种程度了吗……

  5. 独立博客不需要担心敏感词汇。。革命什么的直接打出来就行了。

    • 本来是想copy在别处,还是失败了……哈哈哈~~

      • copy在别处就用和谐测试器测试下呗。。

        • 测了。我都弄成贴图了,都没过,两小时就变成只有自己可见了。

          • 这个,就真心悲剧了。。看来你是重点监督对象。。

Trackbacks/Pingbacks

  1. 后创伤文化 | 安見閣 - [...] 原来写过一篇博客,叫“向非洲人 民学习~(聊聊国家创伤)”,在豆瓣上没贴多会儿就被封了。还好自己有独立博客,文章总还是保存下来了。这次的文章原本是书评(原书 见:Post-traumatic Culture),接着上次的话题写下去,但写着写着似乎远了,就还是单独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