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回避:心灵工业的陷阱

Posted by on Dec 5, 2010 in Blog, Portfolio, 神秘书会 | 7 comments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Spiritual Bypassing:灵性回避,即是利用灵性手段或以灵性作为藉口逃避面对和解决自身和现实问题的一种情况。

其实等这本书也算等了一段时间,当初听说有人要专门写灵性回避还挺期待的。随着灵性知识的普及,甚至是商业化,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灵性回避都已经成为了 灵性相关领域的主要趋势和问题之一。为了商业宣传或者知识普及的需要,许多灵性知识和方法经常被过度简化,灵性探索和训练中的困难和危险被大量忽视,同时 其效果和功用却经常被过度夸大。出于种种原因被兜售出的大量灵性快餐所带来的结果,就是许多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的人被拽上了所谓灵性发展的快车,在一 片混沌的状况下胡乱抓着名为“灵性”的稻草,这些人最后如果走上灵性回避的道路说到底也不是什么该被责怪的事情。

其实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寻找解决自身或现实问题的捷径而接触灵性知识的,所以一定程度的灵性回避恐怕任谁都会有一些。问题只在于,灵性的道路说到底并不是人 们期望的那种捷径,如果要深入进去,一定量的时间精力投入和直面各种自身和周遭问题的努力都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一个人在走上这条道路后仍然闭目塞听,只相 信自己想相信的,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跟着感觉天地人三界、五六七八维地乱飘,最后难免让灵性回避占了上风,自我感觉再好,实际上却已是危机四伏了。

本书的作者显然对灵性回避深恶痛绝,以至于本书的绝大部分内容,就是作者把各种灵性方法和各个灵性流派几乎无差别地骂了一遍。虽然作者有些地方的语气感觉 有点打了鸡血,对于许多假方法假大师,以及灵性行业的许多现状和问题,总的来说作者都还骂得有理有据;再有内涵的灵性道路,走上极端都难免有负面后果, 这类案例作者也都给出了很好的警示。所以我个人是觉得,如果是想深入研究灵性的人,偶尔翻翻这本书警醒一下还是好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至于对那些刚接触灵性不久,或者还不习惯在修习同时也抽离来看客观状况的人来说,这本书恐怕会蛮有挑战性。毕竟作者所骂的,都是大众最易接触到的灵性快餐,以及最常见的 企图用快餐解决全部问题的人。偶尔吃吃快餐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如果天天吃,甚至以为吃快餐能强身健体包治百病,那最后要想不出点什么毛病就很难了。

相关日志:

7 Comments

  1. 我其实倒是觉得灵性回避这个情况应该是自古有之,人遇到问题应该没有不想尽快解决的,这是人的本性。不过确实如你所说,现代文化把这个问题加剧了。
    至于口味方面,不论每个人偏好什么,人的身体本身都需要摄取各种各样的营养成分才能良性运转,这是没办法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我不觉得一个人饿得半死的时候端上一盘快餐他就要撑着不吃,快餐对于他来说有“能够果腹”的重要价值存在,说不定吃了就活下来了。但快餐里面有多少营养是快餐本身客观条件决定的,并非吃的人觉得爱吃或好吃里面就会变出更多种营养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 诚如双鱼,退避会是一个选择,至于如何退避可能会选择酗酒、吸毒、游戏电视等不同的沉溺方式,只是灵性回避看起来不那么“有害”或“不可接受”,而成为一种更好的选择而已。但相信最后问题始终会显现,需要得到解决,这时反而是看看灵修成果的时候。至于快餐,虽然还有自主配搭快餐以提高营养性的可能,但到了觉知到营养不足的时候,通常会选择更有营养的食物。

  2. 灵性回避是时代的产物。在追求速度,效率,投入最小化和回报最大化的社会,遇到困难的人们希望能尽可能无痛地终止痛苦,结果变成了可为人所用的商机。灵性快餐不能说毫无营养,取决于用餐者的胃口。正如有人满足于以老麦充饥,也有老饕追求自己心目中的终极美食。

  3. 难道你遇见的还是multiple cases么……汗……那努力吧……=_=||

  4. 1.什么都不知道不了解就嚷嚷世界大同的;
    2.言必称灵性的(无论medical 还是 Spiritual的situation)
    3.Soul都飞到天上去,Spirit更是九霄云外,头脑燥热,却看到不身体都已经很紧张rigid的。

    最近碰到的人. 再碰上几个估计我就积攒够开片的能量了……….

  5. Wilber上课讲过,后来自己就没看过了,所知有限。
    转译那个不知道原文是什么,translation么?如果是,那其实翻译本来就是再创造,全靠译者良心和认知水平。而且如果通观整个秘契主义相关历史,就发现千年来都是以讹传讹传讹再传讹这样神奇的过程……所以新时代这个新一代秘契主义世俗化结果肯定也跳不出这个框框。

  6. 最近在看肯 威尔伯的《一味》里面也有提到所谓的“逃避式的灵修之道,以为只要体悟一味就够了,直到发现自己还有现实的问题未解决”。
    威尔伯从开始几个月的笔记就经常提到当时美国灵修界的此类情况,并说绝大多数“新时代”思想都建立在“转译”的灵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