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No Comments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I 魔术师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魔术师的个性类似于优等生,不过确切地说是脑子很“聪明”、很“机灵”的那种学生。不一定最用功刻苦,但知道如何把自己的成绩搞得看起来不错,虽然时不时接老师下茬儿,但每次都能顺利过关成绩又好别人也拿他没辙。主意多脑子灵光是这种人的典型特点,他们总能用一些别人想不到的法子把事情快速完美解决。因为聪明伶俐,所以也比较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人缘也不会太差。而且对新东西都吸收得很快,举一反三也没什么难度,只要不让他每天都干一样的活儿,做什么也都还算顺手。基本上,有看过一些塔罗书的人应该都知道,如果抽到魔术师,那不管是问过去、未来都一定蛮不错,问人也必然是聪明风趣,考试自然是会过的,案子自然是能拿到的,恋爱自然是相谈甚欢的,有什么不顺自然是会时来运转的~

不过这次我倒是想说说魔术师的另一面。其实,魔术师是一张很虚浮的牌。如果以大牌组从0到21的顺序比拟人的发展,那么作为一号的魔术师事实上是处在发展的最初级阶段,虽然在别人看来光鲜亮丽,却是个内里空空的角色。“小聪明”和“大智慧”之间是有本质不同的,作为在街头卖艺营生的魔术师来说所,所凭的其实不过是一张嘴和偶尔的急中生智,而耍着那点小聪明就想行遍天下却是不可能的。也正因为如此,魔术师带来的好运都是来得快去得快,不稳定的东西。论朋友,都是嘴上的禁不起掂量;论课业,考试能过学的却落不下多少;论投资,盈利来得快数额却不大也不易持久……魔术师就像你某天回家在路上突然捡到的一张百元大钞,能让你美上一阵儿,但没多大功夫你就发现刚捡来的那张百元大钞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又被自己花掉了(不过魔术师并没有偏财的意思,这只是一个例子,一般这一百块还是有你个人努力在里面的,比如你走路的时候在地上找得很认真~)。这也是为什么魔术师在占星上对应的是掌管现金以及新闻八卦的水星——一切都是流动的,又是单薄的。

如此单薄的魔术师在外人看来却能够如此优秀,是因为他天然就很要面子,也很花力气去维护面子的缘故。而且,他那个口才好真不是盖的。不时夸夸口,必要时也扯扯谎,想法天马行空,却也能讲得头头是道,不时就蒙得你一愣一愣的,转过头来再想,你却又记不起他有说什么金条玉律。对新生事物异常开放,可以达到还不知道手里拿的是什么就可以对其夸夸其谈的程度。其实这种人很多都是做销售的好料子,尤其在年轻时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有些“社会精英”你站在三米开外就感觉他辐射出一种“精英射线”,如果你恰巧遇到这种人,再想想魔术师,必然能对同时对塔罗和你面前的那位仁兄加深很多理解。

无论如何,短期来说,魔术师仍然是一张不错的牌,正位算得上“小吉”,虽然上面说了魔术师的种种潜在问题,但好运气不管长短,又有谁不愿意要呢?况且只要意识到这些潜在问题,以魔术师来说要着手解决也不是难事,魔术师在应付世俗事物上的能力还是无可置疑的。另外,就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虽然塔罗和占星并不是一一对应的,很多对应定义的都很模糊,但是也有个别对应是比较稳定的,而魔术师和水星的对应就是其中之一。因此有很多魔术师的问题解不开也可以诉诸水星相关的释义解决。比如可能会去什么行业,人品如何,甚至日期星期,都可以参考,凭空多了无数发挥空间。至于魔术师的逆位嘛……你知道一个人撒了五十多个谎突然穿帮了是什么感觉么?聪明的撒谎者不会给别人留下把柄,就算穿帮了说到底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损失,但若人人都知道你是骗子,那有没有把柄留在别人手上其实早已不是问题了。海口是不能随便乱夸的。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1 Comment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0 愚者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愚者这张牌的编号是很神奇的,虽然现在是把它当作第一张牌来看待,但其实它根本就是一张放在哪里都可以的牌。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管做什么都可能出岔子,因为说到底我们都是愚者。阿波罗神殿的石碑上早就刻了“人啊,认识你自己”,可是直到今天我们也还是对自己一知半解或干脆一无所知,所以“愚者”这个角色,我们大家都当定了,而且大有可能是要当一辈子的。也因此,时时告诫自己自己其实是个白痴可以说是永远不会错的。

在现实中,愚者的行为一般来说都是我们认为比较“离谱”的行为。举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谈了场异国恋,占卜的时候便抽到对方是愚者。实际情况是,我朋友是个20出头的小姑娘,爱吃爱玩,有大把青春可以挥霍,所谓恋爱也是半谈半玩。可对方已经是30出头,到了不成家立业就不行的年纪。作为一位接近中年的男性,绝不会看不出我朋友不可能安定下来跟他结婚,但却还是头脑一热谈了这场恋爱,最后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而这样明明往常不应该或者不会这么做,结果却发生的蠢人蠢事,就是愚者的表征了。也因此,但凡愚者出现在牌阵中,则以常人眼光来看,所发生或将会发生的事情一定会有点“不靠谱”,有点“玄”,有点“够呛”;不管是爱情、投资还是考试,统统都像在走钢丝。而驱动着这些事件、行为的,经常都是头脑一热,脑筋一拍,纯粹天然的驱动力推着就干去了,当真的是“没走脑子”。至于接下来会怎么样……人脑袋热的时候都不太容易考虑后果,未来也定然是“看来”形势一片大好就对了。

但“不靠谱”其实也未必不好。常人的判断未必就是正确的。当面临高风险高收入vs低风险低收入的抉择的时候,就是有人会去搏一把。否则那些赌场高手,商海精英,乃至参加极限运动的人都是哪来的?就像玩股票,玩的就是心跳。趁自己还有千金的时候,就是要过一把一掷千金的瘾(没有千金借千金也要过瘾),更何况这千金还有1%的概率能够抛砖引玉呢。概率虽然小,总有人轮到,你怎么知道就不是你呢?而且说实话,如果赢了这局,众人反而当他是英雄,因为成王败寇的道理千古不变。到时候反而是众人要后悔自己怎么当初一犹豫就没有下手……所以到最后究竟是谁暗骂自己是白痴还真难说了。至于占卜的时候,占卜师也无法替当事人做决定(一个真正的“愚者”根本就听不进去你在说什么),知会了他们如此种种风险机缘,便也就由他们性子去就好了。

逆位的愚者与正位相比,成功的概率就更小了,虽然我很想说那个数字小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0.000001和0之间也还是有差别的,姑且也就让我们只当作概率小好了。逆位的愚者自己也知道情况不好,搞不好已经出现种种征相向他证明情况大大不妙,可他就是不愿意相信,坚决不接受事实。明明已经赌输了还是一股脑赌下去,不到一败涂地不能甘休,这样子就是逆位的愚者。人做事有惯性,事情做多了就会成瘾,更何况还处在想逃避现实的情况下。英文有个词叫desperado,大概意思是“亡命徒”,颇符合愚者逆位的感觉(但注意愚者做的事情并不一定是犯罪行为,只是这种亡命心态实在很像罢了)。Eagles还唱过名为“desperado”的歌,歌词也大可拿来借鉴,只是事情发生在真实世界,就没有那么浪漫了。

BY: 清流

Blog / 神秘书会

Comments: No Comments

Dictionary of the Tarot:塔罗释义发展的镜子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在旧书店淘到的书,因为觉得很有趣就搞回来看了看。书出版于1975年,在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画家和出版商致力于绘制和出版塔罗,所以当时的塔罗种 类其实是有限的。而作者就把当时比较常见的几种塔罗的设计按牌进行了文字描述,并且把一些比较著名的塔罗作者的解释按牌总结在了一起。总的来说作者所做的 只是总结工作罢了,不过当能够把十几个作者对于一张牌的解释对在一起看的时候,还真能看出那么点味道来。

塔罗从其12、13世纪被设计出来至今,画面设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同时,其释义也在不断改变着,尤其是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随着神秘主 义的复兴,热衷于研究塔罗的神秘主义者也越来越多了。MacGregor Mathers的《The Tarot》首发于1888年,这本书几乎是后来所有对于塔罗释义的漫长研究的出发点(尤其是英语言国家)。A.E. Waite在他的塔罗著作中相当程度上依赖了Mathers最初的解释,但他延伸了许多原有释义,提供了更多不同的观点角度,最后结果就是,Waite的 书比Mathers的书长得多。Eden Gray,Paul Huson和Alfred Douglas显然都参考了Waite的著作,但他们对于Waite和Mathers的诠释又因他们各自的神秘学观点不同而不同。即使Aleister Crowley也曾经引用Waite和Mathers的解释(当然,只是在他们的解释符合他的需要的时候)。

所有这些前人对于塔罗的诠释为塔罗在应用时候的释义提供了各种可能性,同时也增加了可变性。Mathers认为塔罗相对而言不是那么重要,而 他的解释也体现了这一点;Waite,Gray和Paul Foster Case都认为塔罗是灵性发展的重要工具,而他们的解释也更偏向灵性方面;至于Crowley,他天生是个反叛者,对他来说一切都是个天大的笑话,塔罗自 然也如此,而同时,塔罗也是一种魔法工具,甚至体现了魔法传承本身。基于不同的基本态度,不同的作者发展出了对于塔罗不同的解释。而至今为止,却也没有一 个人能够说自己已经掌握了塔罗的全部含义,每个人都能发展自己对于塔罗的诠释,也因此如今才有如此广泛种类的塔罗牌可供选择。也许我们可以像塔罗刚刚被设 计出来的时候一般使用它:as an intellectual and intuitive system, for making systems, for destroyingthem, and for creating.

Side 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