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运动:世俗化的神秘主义

Posted by on Aug 20, 2011 in Blog, 神秘书会 | 4 comments

New Age Religion and Western Culture: Esotericism in the Mirror of Secular Thought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看到这本书完全是个意外。我过去的一个小mentee意外地出现了,说想继续下去(我原本以为是脱落了的)。因为他已经升入大学,我就开始着手给他准备一套以主题分类的神秘主义相关入门书单,在搜索新时代运动相关书籍的时候,非常惊喜地遇到了这本书。

说“惊喜”是一点也不为过的。虽然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新时代运动已经跌跌撞撞走过了将近40年的日子,但针对这一运动的学术专业研究却出人意料地少得可怜。大多数讨论这一运动的文章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势:或者不遗余力地对其大肆吹捧,或者从一切可能角度对其猛烈抨击。而真正对新时代运动客观深入的研究凤毛麟角,找起来更如大海捞针,因此,如本书这样的综论式学术研究就显得尤其珍贵。之后我就发现这本书居然已经出了十年以上了……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居然没注意到过。

首先吸引到我的是书的副标题,“世俗语境下的神秘主义”(Esotericism in the Mirror of Secular Thought)。从几年前新时代在国内热起来开始,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神秘主义同好就都一致同意,新时代运动是神秘主义世俗化的一种结果。所以一看到标题,我就立刻感觉心有戚戚焉,于是赶快从网上搜罗了一本下来读,结果也不负我望。作者在书中对新时代运动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并力图抛弃传统研究中因果、线性式的解释方式,而代之以现象学式的研究,提供尽量完整的背景环境。作者认为社会运动的发展并不是简单的X引起Y的关系,而是一个整体的社会历史文化基础提供了运动出现的土壤,再经由各种人物事件有意或无意的触发而逐渐产生,这一点在考虑问题中也是很值得借鉴的。

新时代运动研究的首要难处就在于,这是一个没有明确定义的运动。相对于一般的社会运动而言,新时代运动的诉求并不清晰,所采取的手段和参与者的信仰态度也极为多样化。书中作者企图通过时间、空间、文化背景等方面进行定义,避免新时代运动与其同时期的其他宗教和社会运动产生过多混淆。作者还将新时代运动分为狭义(即以预言“新时代”的到来为中心的天启式运动)和广义(以泛性的灵性成长、人类潜能运动、意识进化论等等为主)进行讨论,我个人觉得也是很好的分法。

虽然新时代运动的定义有许多困难,但几乎所有学术研究者都同意,应该将其放在其历史背景下,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和新兴宗教运动来研究。多数对新时代运动的学术研究来自宗教研究机构,在本书中作者也将其中的团体和组织称为“新时代宗教”(New Age Religions),同样体现了新时代运动的宗教性。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今天的许多新时代运动团体如果发展得“顺利”,两千年后,它们的地位和形式将很可能会类似于我们今天的基督教;如果发展得“不顺利”,它们就会消失,或者成为区别于社会普遍接受的宗教的异教和邪教,它们的概念和团体搞不好还能像蛇和法利赛人一样被写进一本经书里去,结果必然无比欢乐~

言归正传,书中第一部分讨论了新时代运动中的几条主流(如通灵、疗愈、新科学、新异教),并给出了对该主流作出贡献的所有新时代作者的出版内容简述,以期给出新时代信仰体系的全貌;第二部分作者着重描述和探讨了新时代运动参与者崇尚的理念及其相关的主观经历和现象(如个人实相、死亡复生、前世回溯、水瓶时代等等),以及它们在新时代运动框架下被赋予的意义,借以讨论新时代信仰在文化背景下的系统作用;第三部分中,作者总结了目前为止主要的新时代运动学术研究文献(这部分很有学者式的幽默,有些地方懂行的读起来很爆笑),讨论了新时代运动和传统神秘主义在发展和特征上的异同,用以提出为何一些特定的传统流派会被重新阐释,并导致了新时代运动的产生。作者还呼吁学术界对这一运动引起重视,并进行更广泛深入的研究。

在第十三章中,作者给出了新时代运动的五个基本倾向:

  1. 注重现世而非来世,注重主观体验;
  2. 整体论(holism),抛弃“唯一超验存在的想法”(亚伯拉罕宗教基础),代之以万物有灵并相互影响的观念;
  3. 进化论,尤其是意识进化论,认为进化是必然且有意义的,意识的进化最终带来灵知;
  4. 宗教的心理化和心理的神圣化,自我的认知(self-realization)和上帝的认知(God-realization)被等同,现实是由意识以进化为目的创造出的,因此每个人都创造自己的实相;
  5. 期待“新时代”的到来,在早期多次新时代到来的天启预言破灭后,多数团体转向意识进化论和社会改良论。

当然,新时代运动内的团体是很多样化的,作者也指出这些倾向还要放在不同团体和社会的语境中去讨论,这也体现了作者的严谨性。

对于影响新时代运动形成的因素,作者着重讨论了浪漫主义(果然是浪漫主义,果然啊!)和神秘思想(occultism)的复兴、神智学派的理论、宗教向形而上学和神智学发展的趋势、以及十九世纪以来美国的和谐宗教传统(harmonial religion,好和谐……)和心理学的机能主义影响,并提到了荣格在其中的作用。

结尾处,作者从社会思潮和宗教研究两个角度给出了新时代宗教的分析:

新时代宗教作为一种社会批评思潮:所有新时代宗教都批判西方文化中的二元论(dualism)和还原论(reductionism)倾向,前者以基督教教义为代表,后者以理性/科学的意识形态为代表。新时代宗教相信在这两者之外,还有第三种既不反对灵性信仰,也不反对科学理性,而是将它们在更高层面上结合的“第三种可能性”。新时代宗教提出目前占西方世界主流的基督教和科学界应为现在世界上的危机负责,而只有当这“第三种可能性”成为社会的主流,世上的危机才能得到解决。

新时代宗教作为世俗化的神秘主义:所有新时代宗教都通过提出由神秘主义思想导出的替代(alternative)思想和方法,表达了对现代西方文化的批评。它从传统神秘主义中吸收了对个人宗教经验的重视和强调现世的整合论(作为二元论和还原论的解决方法),但总体上来说是将神秘主义教义从世俗角度进行了重新阐释。由于掺入了因果思想,新时代宗教并不是对人类启蒙之前世界观的回归,而是神秘主义和世俗元素的一种新型整合。悖论的是,许多新时代运动对于现代西方文化的批评经常以为他们提出的与之前的世界观相同。

最终,作者提出了新时代运动的定义:

The New Age movement is the cultic milieu having become conscious of itself, in the later 1970s, as constituting a more or less unified “movement”. All manifestations of this movement are characterized by a popular western culture criticism expressed in terms of a secularized esotericism.

(核心内容,怕翻译得不好,以上为原文,简单说明一下意思:新时代运动源于宗教崇拜运动,运动内部于上世纪70年代末对自身产生自觉,并构建起了一个或多或少比较统一的“运动”。这个运动的所有表征,都以利用世俗化的神秘主义思想表达对西方流行文化的批评为特质。)

————————————-

正文说完了,再扯点闲篇儿~话说本书的作者有一个观点相当有趣:即西方人经常认为新时代运动是对东方灵性真知探索的结果,如神智学会所提到的印度圣人,对许多新时代运动先驱产生影响的辩喜及瑜伽的引入,也包括现代佛教心理学的提出和内观禅修的研究……许多人感到这是东西交汇的结果,尤其是西方向东方重新引入灵性真知,打破旧有思维和意识的结果。但作者却认为,所有这些都是打着东方旗号的西方产物,且其发展过程完全符合西方神秘主义发展的常见过程。在历史上,西方神秘主义,尤其是以基督教为背景的西方神秘主义传统就不时引入“外来的真知”,比如对犹太卡巴拉的重视,对炼金术的应用等等。但西方人从不放弃自己的认知范式,经常是拿着对方的词汇按照自己的想法一通“整合”,最后结果就是整出一个顶着对方帽子却跟对方相去甚远的东西,且由于仍然用同样的一套名字和术语,说多了自己竟然以为是同一套东西了。而在新时代运动,乃至现代西方与灵性发展有关的研究和应用中,这类例子也屡见不鲜,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身体观:在传统南传佛教和印度教修行中,身体都是很低微最后应抛弃“皮囊”,但是西方人对于物质身体的非常重视,结果内观和瑜伽进入西方以后,却成了躯体为中心的心理疗法和强身健体甚至减肥塑身的工具。其表仍是东方方法,核却完全换成了西方的。虽然作者的这一观点显然有待进一步论证,但却确实很好地指出了目前新时代运动中常见的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若说这是西方神秘主义的长期传统结果,倒也是一种很有可能是正确的有趣解释。

另外,本书也让我对肯·威尔伯在新时代运动中的贡献有了多一些的认识。我个人对肯的不少理论是持怀疑观点的,并且对他的成就也没有特别的崇敬之情。对于掌握足够信息有专业背景的人来说,自己独创几个和肯的理论体系类似的东西其实不是什么难事,而他的理论又没有实证证明是正确的,加上肯·威尔伯的理论在西方新时代运动中其实并不如国内想的那么闻名,所以我对国内肯红得一踏糊涂总感觉有点疑惑。不过从书中看来,肯在超个人运动中重要倒是事实,而且肯其实是早期新时代运动内部出现的主要批评者。他对人类意识感兴趣,但是却反对全息理论(holographic paradigm)和平行理论(parallellism)。事实上,肯提出的大多数理论都是层级结构并且分门别类的,与这两个新时代运动常见的理论的态度相反,而他的反对也是他在新时代科学中最大的贡献之一——由于新时代运动是一个非常浪漫派情绪化的运动,肯的反对几乎成了整个新时代运动内部唯一理性的分歧探讨。不过国内他的崇拜者们好像米什么人注意到这一点……

———————————
PS:本文中我将神秘主义(mysticism)和秘契主义(esotericism)作为同义词替换了,因为本书中作者并没有做明确区分,且秘契主义大家听起来很陌生。简单来说,神秘主义是一种广泛的思维模式并包括一切由这一思维模式产生的观点和应用,秘契主义则有特特指的学术研究领域,主要涉及对与公开的机构化的宗教传统中的信仰、实践、经验非常不同的替代和边缘宗教运动或哲学的研究。具体上,秘契主义研究的涉及领域目前包括与十九、二十世纪的巫术运动、玫瑰十字会、神秘结社和神智学有关的炼金术、占星学、诺斯替主义、赫尔墨斯神智学、卡巴拉、魔法、神秘主义、新柏拉图主义内容和新宗教运动。

相关日志:

4 Comments

  1. 关于中国新时代思想的传播,重要人物之一就是胡因梦了吧~像我这种路人甲偏远地方的孩子都受其浸染呢,几年来一直对其兴趣不减,当然是从有益自身开始。。

  2. 关于中国新时代思想的传播,重要人物之一就是胡因梦了吧~像我这种路人甲偏远地方的孩子都受其浸染呢,几年来一直对其兴趣不减,当然是从有益自身开始。。

  3. 真是一本不错的书,国内的盲信者们早就需要这样的指导了。对于新时代运动中包含的东方传统,与原本的东方传统之间的区别应该也早有人意识到了,相对保守研究佛教和印度教的人大多对新时代没太大好感

    • 不过真是盲信者的话,可能也不会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