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千夜谈

Comments: 3 Comments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本文是听Roshi关于contemplative neuroscience的演讲时所做笔记。Roshi是人类学家,但与多位以冥想为主要研究方向的神经科学家交往甚密,且一直参与与冥想相关的研究,因此对这一学术领域的情况很熟悉,才有如下总结。本总结为不完全总结,更多内容请google英文contemplatie neuroscience相关内容。本人笔记速度有限,只能尽量记录作者、年份、文献名、期刊、项目名等相关信息,仅供感兴趣的读者参考。

冥想有很多种,各有不同特点和效果,目前有神经科学研究的冥想共有三种((Lutz, Dunne and Davidson, 2006)、(Lutz et al., TICS, in press)):

  1. 专注冥想(Focused Attention Meditation, 将注意力集中在特定点的冥想)
  2. 开放冥想(Open Presence Meditation, 没有特定注意点,而对任何可觉察范围内升起的经验平等关注的冥想)
  3. 慈悲冥想(Compassion Meditation, 特指佛教中以发愿、祝福、转化等方式训练慈悲心的冥想)

研究成果简要汇总:

  1. 冥想者的大脑具有更好的执行功能(包括控制注意、管理任务、区分主次等)。经过八周的MBSR训练,冥想新手转移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能够获得提高。(Jha, A. et al. (2007) Cognitive, affective, & behavioral Neuroscience, 7, 109-119)
  2. 冥想训练能够提高认知和注意技能。在mind wandering的测验中,冥想者能够更快回到基线(Baseline)。
  3. 冥想训练能够帮助当事人更好地利用有限的注意力资源。越有经验的冥想者在数字闪烁测试中,在第一个数字上所消耗的注意力越少。(Attention Blink Study, Davidson)
  4. 冥想训练可提升端粒酶活跃度。(端粒酶可修复在细胞分裂过程中DNA缩短部分,这一缩短过程已被证明与衰老有关。)接受了3个月冥想训练的被试其端粒酶活跃度比未参加冥想训练的被试高1/3。(Shamatha Project, Saron)
  5. 老练的冥想者在进行慈悲冥想的时候心率上升,大脑的额皮质和岛叶皮质活动上升。 (Article: Regulation of the neural circuity of emotion by compassion meditation, Davidson)
  6. 慈悲冥想激活大脑与共情有关的区域。老练的冥想者在进行慈悲冥想时处理共情、厌恶、爱的岛叶活动增加(James Austin),对不确定问题/因素进行处理(Tania Singer),并激活有分辨自我与他人及觉察他人精神情绪状态功能的颞叶(Lutz et al., 2008)。
  7. 冥想训练可增加伽玛波活动(伽玛波活动与知觉和意识有关)。
  8. 慈悲冥想训练的增加与TSST-induced IL-6和POMS的减少有关。(Article: Effect of Compassion Meditation on Neuroendocrine, Innate Immune and Behavioral Responses to Psychosocial Stress, Raison)
  9. 慈悲冥想中,修行者的运动前区皮质活动急剧上升。(运动前区皮质与计划活动有关。)

*另有专注冥想/开放冥想与心血管系统及免疫系统相关研究成果未记录下来。另外尽人皆知的Jon Kabat-Zinn的成果我就没再记了。

尽管已有一些研究成果,Roshi说她认识的神经科学家大多认为神经科学还是一门非常年幼的学科,目前的多数研究都是基础研究,其实还谈不上真正的临床研究,很多研究成果也还不能直接用在临床上或生活中。Roshi甚至直接说谈neuromarketing什么的根本就是幼稚……基础科学家们果然还是严谨的啊~不过这可能给很多想拿着神经科学研究成果就说出个因为所以或者直接拿来赚钱的人泼了冷水——当然,想简化利用科学的人倒也是挡也挡不住的。呵呵~

相关日志:

Side 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