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千夜谈

Comments: No Comments

脑神经科学与心理治疗

自从脑神经科学热门起来以后,基本上西方所有疗法都拼了命地要跟“科学实证结果”搭上关系。西方对于循证的重视是有其文化背景和根源的,自然也是有利有弊。不过这次暂时不谈这些,而只谈谈脑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对于心理治疗领域发展的助益,以及在这一领域盲目使用神经科学科研成果可能造成的问题。

下文翻译自Rick Hanson在一次会议上的关于神经网络与内观状态的演讲中的PPT的两页,已经取得了他的授权。Rick Hanson前些时候出版了《Buddha’s Brain: The Practical Neuroscience of Happiness, Love, and Wisdom (佛陀的脑:幸福、爱与智慧的实用神经科学)》(好吧,我承认这个名字有点抽……),应该已经有了台译本,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相信这书出版给国内大众应该也是很合适的。文中带*的括号内容多数是我总结的当时该条目的演讲内容,个别没有讲的我有根据其他资料说明(抱歉,有些地方写着写着就吐糟起来了……ORZ),供诸君参考。

脑神经科学对心理治疗领域的潜在助益

  • 提供理论框架
    • 进化神经心理学(Evolutionary neuropsychology,*比如对爬虫脑、动物脑、新皮层的分类就属于这类)
    • 为不同的理论和疗法提供共同的基础(*最近心理疗法“大整合”叫得很热,希望不要像物理的大一统一样浮云了才好~呵呵~)
  • 激励来访者、治疗师和政策制定者
    • 对问题能够给出具体、生理、存在物质实体的解释(*过去心理咨询师只能用心理学术语和理论向来访者解释症状的原因,现在许多症状都有了生理解释,对来访者来说好理解,对咨询师来说也好表达。)
    • 作为硬科学,有效性、可靠性较高
  • 突出治疗中的关键原则和方法
    • 内隐记忆(*猜也知道反正是科学对潜意识的研究。)
    • 非言语过程的重要性(non-verbal process)
  • 发展新的治疗技术
    • 神经反馈技术的应用(*包括各种各样的生物反馈仪、神经反馈疗法,还有最近很红的brain spotting)
    • fear extinction(*恐惧消退技术,本质上遵循行为主义的消退原理,但近来研究进入到神经和分子层面,当然内容无非还是杏仁核、海马、神经可塑性之类)
脑神经科学成果应用中的潜在陷阱
  • 在有些领域并未提供新知
    • 只是将所有过去的心理学名词拿新的神经科学名词做了简单代换(*比如过去人们说“这全是阉割恐惧害的”,现在改说“这全是杏仁核害的”)
  • 将问题过度简化
    • 将某一高级功能简化定位(比如简单认为共情能力=镜像神经)
    • 过度强调某一因素(*比如最近很多治疗中有过度强调依恋经验的趋势)
    • 使用夸张的名词(*比如管大脑某部分叫女性脑、动物脑、植物脑……XX脑之类的)
    • 物质还原论(*简单地认为大脑=意识,脑科学可以解释一切)
  • 科学权威的泛化使用
    • 用神经科学的数据来争论一些政治和文化方面的问题(*神经科学目前还远没有达到能够解释解决这方面问题的程度)
    • 把科学当作世俗宗教来利用,借此提高自己的地位(*见于个别自我极度膨胀的神经科学家和一批神经科学盲从者)
  • 低估意识(mind)的复杂性
    • 有很多巨大的心理变化仅牵涉很细微的生理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考虑精神可塑性要远比单纯考虑神经可塑性要有远景得多
    • 忽视了传统心理学的有效性和其所提供的洞见(*最近大有神经科学吞掉心理学,神经科学家BS心理学家的趋势……其实两者都有自己擅长领域,离弥合甚至侵吞还差得远)
    • 逃避面对和解决许多存在主义问题、价值问题(*没办法,这就是物质还原论的特点~)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千夜谈

Comments: 3 Comments

冥想相关神经科学研究成果简汇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本文是听Roshi关于contemplative neuroscience的演讲时所做笔记。Roshi是人类学家,但与多位以冥想为主要研究方向的神经科学家交往甚密,且一直参与与冥想相关的研究,因此对这一学术领域的情况很熟悉,才有如下总结。本总结为不完全总结,更多内容请google英文contemplatie neuroscience相关内容。本人笔记速度有限,只能尽量记录作者、年份、文献名、期刊、项目名等相关信息,仅供感兴趣的读者参考。

冥想有很多种,各有不同特点和效果,目前有神经科学研究的冥想共有三种((Lutz, Dunne and Davidson, 2006)、(Lutz et al., TICS, in press)):

  1. 专注冥想(Focused Attention Meditation, 将注意力集中在特定点的冥想)
  2. 开放冥想(Open Presence Meditation, 没有特定注意点,而对任何可觉察范围内升起的经验平等关注的冥想)
  3. 慈悲冥想(Compassion Meditation, 特指佛教中以发愿、祝福、转化等方式训练慈悲心的冥想)

研究成果简要汇总:

  1. 冥想者的大脑具有更好的执行功能(包括控制注意、管理任务、区分主次等)。经过八周的MBSR训练,冥想新手转移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能够获得提高。(Jha, A. et al. (2007) Cognitive, affective, & behavioral Neuroscience, 7, 109-119)
  2. 冥想训练能够提高认知和注意技能。在mind wandering的测验中,冥想者能够更快回到基线(Baseline)。
  3. 冥想训练能够帮助当事人更好地利用有限的注意力资源。越有经验的冥想者在数字闪烁测试中,在第一个数字上所消耗的注意力越少。(Attention Blink Study, Davidson)
  4. 冥想训练可提升端粒酶活跃度。(端粒酶可修复在细胞分裂过程中DNA缩短部分,这一缩短过程已被证明与衰老有关。)接受了3个月冥想训练的被试其端粒酶活跃度比未参加冥想训练的被试高1/3。(Shamatha Project, Saron)
  5. 老练的冥想者在进行慈悲冥想的时候心率上升,大脑的额皮质和岛叶皮质活动上升。 (Article: Regulation of the neural circuity of emotion by compassion meditation, Davidson)
  6. 慈悲冥想激活大脑与共情有关的区域。老练的冥想者在进行慈悲冥想时处理共情、厌恶、爱的岛叶活动增加(James Austin),对不确定问题/因素进行处理(Tania Singer),并激活有分辨自我与他人及觉察他人精神情绪状态功能的颞叶(Lutz et al., 2008)。
  7. 冥想训练可增加伽玛波活动(伽玛波活动与知觉和意识有关)。
  8. 慈悲冥想训练的增加与TSST-induced IL-6和POMS的减少有关。(Article: Effect of Compassion Meditation on Neuroendocrine, Innate Immune and Behavioral Responses to Psychosocial Stress, Raison)
  9. 慈悲冥想中,修行者的运动前区皮质活动急剧上升。(运动前区皮质与计划活动有关。)

*另有专注冥想/开放冥想与心血管系统及免疫系统相关研究成果未记录下来。另外尽人皆知的Jon Kabat-Zinn的成果我就没再记了。

尽管已有一些研究成果,Roshi说她认识的神经科学家大多认为神经科学还是一门非常年幼的学科,目前的多数研究都是基础研究,其实还谈不上真正的临床研究,很多研究成果也还不能直接用在临床上或生活中。Roshi甚至直接说谈neuromarketing什么的根本就是幼稚……基础科学家们果然还是严谨的啊~不过这可能给很多想拿着神经科学研究成果就说出个因为所以或者直接拿来赚钱的人泼了冷水——当然,想简化利用科学的人倒也是挡也挡不住的。呵呵~

BY: 清流

Blog / 残心

Comments: 1 Comment

[清水异闻录] 世界最强伽玛刀!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现在在美国心理学界,最吃香的就是搞神经科学和脑科学的。媒体来采访你,问从神经科学角度我们应该怎么跟伴侣相处;公司来找你,约你给他们做最新的神经科学市场策划;其他心理学分支各各想跟你拉上关系,证明他们的理论符合现代科学最新进展。你要是搞心理学不知道杏仁核和边缘系统的工作模式,那你简直太过时了~本来是以认知行为主导的神经科学领域,连精神分析和人本主义都憋不住跟着下海了……神经科学和脑科学已经成了现代科学研究领域中最风光的一支,其应用范围之广也令人咋舌,尤其是当神经科学与商业结合的时候。

右图看起来很像一个安检门对不对?其实这个门的功能你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个安装在拉斯维加斯某赌城门口的门。根据神经科学研究发现,刺激大脑特殊部位可以刺激人赌博的欲望。所以这家赌场就花大价钱做了这个门。门的功能基本类似伽玛刀(当然不是像医院里的伽玛刀似的,光束强到把某组织弄死,但原理类似),你走过去的时候该门就会自动帮你“手术”一番,你进去以后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刺激了,开始大把花钱。是不是很牛?所以同学们下次出去如果看到什么类似装置,一定要谨慎一点,免得不小心“被手术”了(虽然听说是没有后遗症的,但谁知道呢……)。

现在神经科学的商业应用已经越走越远了……清流感觉再这么走下去,神经科学和脑科学很快就要跟道德撞线了~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Side 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