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读心理咨询

在美国读心理咨询的经历见闻,待我娓娓道来。

美国人的小聪明

Posted by on 五 4, 2011 in Blog, Portfolio, 千夜谈, 在美国读心理咨询, 无穷无尽的职业道德 | 2 comments

美国人的小聪明

图译:我?我没拿花生!!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之前提到过如果来访者可能实施谋杀,美国的咨询师就可以不遵守保密协议的事。事实上,还有另一种情况下,咨询师可以不遵守保密协议,这就是如果来访者对未成年人造成了潜在可能威胁。美国法律对于未成年人具有某种过度保护倾向,比如14岁以前绝对不可以留孩子一个人在家(这一规定为保姆市场创造了大量商机,几乎每个美国女生上学时候都做过给人看孩子的打工)。当然,如果父母打孩子,社会机构马上就会来把孩子领走……电影《刮痧》里面演的就是这种情况产生的误解。某些美国人这方面的责任感强到不行,甚至有听过中国母亲在医院住院,父亲为了来看母亲把孩子留在家里,两人说话时候被隔壁床的美国人听到了,回家时候发现孩子已经被带走了……因为未成年人不能保护自己,美国就要全社会一起保护他们,而且基督教认为人性本恶,所以必须要有法律和制度的规范,美国社会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既现实又死板。...

Read More

来访者是杀人犯

Posted by on 四 27, 2011 in Blog, Portfolio, 千夜谈, 在美国读心理咨询, 无穷无尽的职业道德 | 7 comments

来访者是杀人犯

图译1:其实我不反社会…… 图译2:问题是其他人都太人渣。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职业道德是美国职业教育中很重要的一环,作为心理咨询师,从一年级开始就会听到很多职业道德的内容,二三年级更是专门有课开给职业道德。不过美国的职业道德可不是像中国的一样,里面有一堆崇高的口号。美国的职业道德也有基本原则,但更多的是在每种特定情况下应该如何去做的具体规定。你只要照着去做,就是有道德的,反之就是不道德。虽然现实应用中还有很多灰色区域,但总的来说还是挺容易理解和操作的。 比如咨询师的基本道德中,有一条叫做“保密性”,也就是说咨询师有对来访者在咨询室中发生和分享的一切保密的责任,来访者愿意跟谁说是他的事,但绝对不可以从咨询师的嘴里漏出去。于是问题就来了,如果来访者跟你说的内容跟犯罪有关怎么办?比如老师上课给我们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一天,你跟来访者正在跟你探索他的女性情结,他突然跟你说“我两年前杀了我老婆,警察居然以为她是自杀,哈哈~”你怎么办? 我一个同学听到这个例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种人我就应该把他从咨询室踹出去!” “没错,我们可以看到你对这个人已经没有同情心了,所以你最好把他转给别的咨询师。”老师笑着说,“但是你能不能去通知警察他是杀人犯呢?”...

Read More

压迫者的负罪感

Posted by on 三 16, 2011 in Blog, 千夜谈, 咨询师也是社会人, 在美国读心理咨询 | 9 comments

压迫者的负罪感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种族歧视在美国是非常敏感的话题,即使时隔几个世纪,也仍然是美国社会的隐痛。不论在政界还是商界,白人仍然站有主导地位,即使偶尔有其他族裔的人上台,他们也在不知不觉中或被迫地遵守着以白人为主导的价值体系。独立、富有、自由,这些都是欧洲白人推崇的价值,虽然这些价值存在必有其意义,但如果换作黑人、拉美人或者亚裔主导,幸福、正义、成功的定义很多时候可能都要改写。因此在社会文化课上,种族歧视和其对价值观的渗透一直是讨论的中心。 在心理系的课上跟白人同学讨论种族歧视是件很令人头痛的事情。我的很多同学人都很好,对于历史上白人在美国对其他民族造成的伤害也都耳熟能详,所以问题倒并不在于他们对其他民族的歧视上。事实上,他们倒向了另一个极端——一谈到种族歧视,他们就对自己生为白人感到极度有负罪感,而且这种情况貌似在相当一部分欧洲裔白人中间还非常流行。...

Read More

人人都有一副有色眼镜

Posted by on 三 2, 2011 in Blog, 千夜谈, 咨询师也是社会人, 在美国读心理咨询 | 4 comments

人人都有一副有色眼镜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美国的心理咨询师教育里有这么一门看起来跟心理咨询关系不大,但名头极大的课,叫做“社会与文化基础”。这门课还是一门基础课,通常第一年就会读到,而且是考执照必备,非读不可。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由于各种历史地域原因,不同民族、地域、阶层的人的生活状态、价值取向、信仰政见、及所面临的社会境遇都有很大差别。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要想敏感地察觉到这些差异和它们可能造成的潜在问题,客观有效地帮助来访者解决心理问题,就先要对自己在各方面的主观取向和可能存在的偏见有清晰的认识。 记得有一节课,老师把教室一圈都贴满了半人高的大白纸,每张白纸顶上写上一类人的名称,比如中产阶级、拉美人、离婚者、同性恋、伊斯兰教徒……然后让同学们排成一队,顺序在每张纸上写下自己看到这类人的时候闪现出的第一个形容词。一圈走下来,每张纸上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社会对这类人的刻板印象也跃然纸上。比如在中产阶级那里,至少有三个同学写了“无聊”;亚洲人那里写的大半与“聪明”和“做生意”有关系;离婚者则写得都是像“痛苦”这样看了就让人郁闷的词。然后老师和大家坐下来,一起开始澄清各自对每一类人的偏见。 班上刚好有一个离婚的单亲妈妈,而且还是刚刚出柜的女同志。老师就把“离婚者”和“同性恋”的纸拿下来,问她:“你是不是感觉生活中很痛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