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跨性别者的世界

Posted by on 一 9, 2012 in Blog, Portfolio, 千夜谈, 在美国读心理咨询, 食色性也 | 4 comments

跨性别者的世界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好长时间没写博客了,最近翻出一篇在“人类的性”课上听跨性别座谈会时候写的文章,拿来贴补贴补。 跨性别,大众一般称作“变性人”,在精神卫生领域则诊断为“性别认同障碍”,简单来说就是当事人坚定地渴望自己是异性,并因为自己目前的性别而很痛苦,且这种变性渴望不能是由于对另一性别所拥有的文化社会特权眼红造成的。虽然经常被误解为同性恋或者异装癖,但跨性别者与他们是非常不同的。跨性别者认为自己根本就该是异性,而不是单纯的想要扮成异性或者喜好同性而已——也就是说感觉自己生下来的时候装壳就装错了。相当悲催的一种情况。 跨性别的原因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不过目前的科研成果多向生理原因转向。我手头看到的两种可能的生理原因都是先天的,一个比较普遍简单的说法是基因问题,即是残缺基因或者基因变异造成;还有一个稍微复杂一点的,谈到研究发现人身体的生理性别是由XY染色体决定,但大脑性别事实上是由母体根据XY染色体情况再行分泌的激素决定的,所以如果在母体分泌激素的过程中出现紊乱,就可能出现婴儿的身体和大脑不是同一个性别的情况。如果真是如此,除了把身体用手术做成异性,别的疗法恐怕都回天乏术。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何有些跨性别小孩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性别错误——因为他们的思维意识工具根本就是异性的。...

Read More

食色性也:关于嘿咻这件事的种种

Posted by on 八 30, 2011 in Blog, 千夜谈, 在美国读心理咨询, 食色性也 | 评论关闭

食色性也:关于嘿咻这件事的种种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贴了两个月“神秘主义的十年”,系列终于完结,我倒有点找不到感觉了。虽然接下来要继续写“在美国读心理咨询”,但“咨询师也是社会人”这个小系列写到中段,总觉得有些不过瘾,所以这次插播一点不一样的内容,叫做“食色性也”。 在美国的咨询类选修课中,有几种几乎各个学校都提供的常见课程,包括成瘾治疗、家庭治疗、青少年治疗、创伤治疗、性问题等等……我对家庭婚姻小孩子什么的兴趣不是很大,加上各个选修课时间不同,权衡来权衡去,上学期最后选了性问题。确切地说课程的名称叫“Human Sexuality”(人类的性),我们的老师是一个多年专精于性方面心理问题咨询的咨询师。 要说的话,性问题是我在Naropa上过的最欢乐的选修课。谈到性问题,大家就难免羞于启齿,但老师在第一节课上就说:作为咨询师,你们必须能够自然客观地谈论性,如果你们自己说的时候都浑身不对劲,你们让来访者有问题怎么好意思告诉你?老师首先起了表率作用,对很多性问题都是侃侃而谈,还给我们讲了很多案例,加上教科书也是一等一的乐趣无穷,大家在课上也就自然而然地放开了许多。课堂上的讨论涉及各个方面,从普通夫妻性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不同性向面对的社会压力,到性玩具、虐恋、变性、直至性交易和性暴力。 首先要聊聊我们的教科书,书名叫做《The Guide to Gett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