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神经科学与心理治疗

Posted by on 九 24, 2011 in Blog, Portfolio, 千夜谈 | 评论关闭

自从脑神经科学热门起来以后,基本上西方所有疗法都拼了命地要跟“科学实证结果”搭上关系。西方对于循证的重视是有其文化背景和根源的,自然也是有利有弊。不过这次暂时不谈这些,而只谈谈脑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对于心理治疗领域发展的助益,以及在这一领域盲目使用神经科学科研成果可能造成的问题。

下文翻译自Rick Hanson在一次会议上的关于神经网络与内观状态的演讲中的PPT的两页,已经取得了他的授权。Rick Hanson前些时候出版了《Buddha’s Brain: The Practical Neuroscience of Happiness, Love, and Wisdom (佛陀的脑:幸福、爱与智慧的实用神经科学)》(好吧,我承认这个名字有点抽……),应该已经有了台译本,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相信这书出版给国内大众应该也是很合适的。文中带*的括号内容多数是我总结的当时该条目的演讲内容,个别没有讲的我有根据其他资料说明(抱歉,有些地方写着写着就吐糟起来了……ORZ),供诸君参考。

脑神经科学对心理治疗领域的潜在助益

  • 提供理论框架
    • 进化神经心理学(Evolutionary neuropsychology,*比如对爬虫脑、动物脑、新皮层的分类就属于这类)
    • 为不同的理论和疗法提供共同的基础(*最近心理疗法“大整合”叫得很热,希望不要像物理的大一统一样浮云了才好~呵呵~)
  • 激励来访者、治疗师和政策制定者
    • 对问题能够给出具体、生理、存在物质实体的解释(*过去心理咨询师只能用心理学术语和理论向来访者解释症状的原因,现在许多症状都有了生理解释,对来访者来说好理解,对咨询师来说也好表达。)
    • 作为硬科学,有效性、可靠性较高
  • 突出治疗中的关键原则和方法
    • 内隐记忆(*猜也知道反正是科学对潜意识的研究。)
    • 非言语过程的重要性(non-verbal process)
  • 发展新的治疗技术
    • 神经反馈技术的应用(*包括各种各样的生物反馈仪、神经反馈疗法,还有最近很红的brain spotting)
    • fear extinction(*恐惧消退技术,本质上遵循行为主义的消退原理,但近来研究进入到神经和分子层面,当然内容无非还是杏仁核、海马、神经可塑性之类)
脑神经科学成果应用中的潜在陷阱
  • 在有些领域并未提供新知
    • 只是将所有过去的心理学名词拿新的神经科学名词做了简单代换(*比如过去人们说“这全是阉割恐惧害的”,现在改说“这全是杏仁核害的”)
  • 将问题过度简化
    • 将某一高级功能简化定位(比如简单认为共情能力=镜像神经)
    • 过度强调某一因素(*比如最近很多治疗中有过度强调依恋经验的趋势)
    • 使用夸张的名词(*比如管大脑某部分叫女性脑、动物脑、植物脑……XX脑之类的)
    • 物质还原论(*简单地认为大脑=意识,脑科学可以解释一切)
  • 科学权威的泛化使用
    • 用神经科学的数据来争论一些政治和文化方面的问题(*神经科学目前还远没有达到能够解释解决这方面问题的程度)
    • 把科学当作世俗宗教来利用,借此提高自己的地位(*见于个别自我极度膨胀的神经科学家和一批神经科学盲从者)
  • 低估意识(mind)的复杂性
    • 有很多巨大的心理变化仅牵涉很细微的生理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考虑精神可塑性要远比单纯考虑神经可塑性要有远景得多
    • 忽视了传统心理学的有效性和其所提供的洞见(*最近大有神经科学吞掉心理学,神经科学家BS心理学家的趋势……其实两者都有自己擅长领域,离弥合甚至侵吞还差得远)
    • 逃避面对和解决许多存在主义问题、价值问题(*没办法,这就是物质还原论的特点~)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