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字母的神秘意涵

Posted by on 五 28, 2011 in Blog, 阴影手记 | 2 comments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anseeing.com)

今天去一个犹太教会听一个老师讲希伯来文字母,一节课就讲一个字母,tet。

犹太教神秘主义是建立在希伯来语言上的神秘主义,要想真正理解犹太神秘主义,就必须得会希伯来文(另外还要会阿拉姆语,不过阿拉姆语和希伯来文比较相似,会希伯来文后阿拉姆语很好学)。我是没有深入理解犹太神秘主义的打算,毕竟没有学希伯来文的精力了,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一个希伯来字母里面到底有多少层含义,所以听说了这个课就去听听看。

我去的时候还没有人到。教会长得有点像增强版的民宅,不过从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房间,有些房间摆满桌椅,所以知道是聚会活动的地方。房子围着一圈少说也有6、7个入口,似乎有些是白天进的,有些是晚上的,有些是闲置的……我转了好几圈都没搞清楚到底该敲哪个门。而且正统犹太教礼数颇多,我也不敢乱按门铃,最后还是等到我同学来了才一起进去。

上课的加老师一共八个人,围坐一桌,老师是一位年老的犹太女性。后来我听介绍我去的同学说,那个老师是非常传统的正统派,严格遵守所有犹太律法。她还穿着一种特殊的披肩(我同学提到我才注意到,之前以为是什么特殊款式的衣服),也是遵循律法来穿的。同学给我解释了一大堆着装的因由,我听得晕晕乎乎的。

首先我要承认的是,这个课我真的听得稀里糊涂、半懂不懂。因为这其实已经是一个系列课的倒数第三节(每节课一个字母,22个字母已经讲到倒数第三个了),所以老师讲课的时候经常会提到原来讲到的字母……可是目前我只认识alef和tet……所以老师一提到别的字母我的大脑就自动不运转了。更要命的是鄙人对托拉那是完全的不熟,再掺和上某x拉比或者y拉比在塔木德中对托拉某段的这个那个解释,如果不是我同学一直在旁边给我解释背景材料,我估计我50%以上都不可能听明白。犹太神秘主义这个,不奉献一生真的是搞不掂的。

不过听完了以后我觉得犹太神秘主义确实很迷人,它既很系统、复杂,又有许多贴近生活的教导(当然,这个部分在口头传承中才能接触到,念书不容易念到),也包含很多形而上学和灵修的智慧。仅仅tet一个字母,就触及了许多神秘主义知识。比如我们讲到,tet的卡巴拉对应是和平,和平是唯一能够盛得住神的祝福的容器,因此如果一个人或一个民族不和平,他们就得不到神的祝福,不是因为神不祝福他们,而是他们自己盛不住神的祝福让它流失了;又比如在希伯来文中,不纯洁这个词不是“纯洁”加上“不”,而是另一个词源为“关闭”(closed-up)的词,因此世间并无不纯洁,而只有自我封闭;我们甚至还讲到当两方对立的时候,合适的解决方法是在双方之间找一个共同的平均值……

讲解中老师也澄清了一些世俗的误区。比如犹太律法中讲到男性过世要净化七天,女性则要十四天,而这并不是因为女性不纯洁。恰恰相反,犹太教认为女性可以生育,因此从某种角度来说体内含有Ein Sof的创造能量(Ein Sof是犹太教上帝的一个名称,托拉里上帝的叫法不同地方是不同的,代表上帝的不同性质,但基督教翻译旧约时候都翻成“上帝”这一个词了)。女性在世时能量强,则去世时留下的能量空洞也大,自然可能跑来追寻这个空洞的恶能量就多,因此才要多做净化。(其实早期犹太教整体上都蛮女性主义的,女性比男性残缺并有更多原罪的概念是到基督教建立的,犹太教相当无辜。)

一节课听下来,我是既震撼又头晕,震撼的是犹太神秘主义的深度和广度,头晕的是一个字母所涉及材料的深度和广度……犹太神秘主义是许多现代西方神秘主义运动的源头,而就我学习的感受来说,那些现代流派大多数根本无法跟它们的源头相提并论。毕竟,几十年一百年简化出来的和上千年传承下来的,层次上还是差太多了。

虽然我估计也不会再有时间去听了,而且课上的内容太多也不可能给大家一一分享,不过这个系列课用的教材是Yitzchak Ginsburg的《The Alef-Beit》,感兴趣的同学自己买来读吧,可不要被字母赋值算术算到脑死亡哦~:)

相关日志:

2 Comments

  1. 犹太文是很神圣。我记得灵言中提到犹太文是最接近神性的语言。
    其实这些犹太文字也好,哲学也好,教典也好,不就是古代灵言吗?

    好在,我们现在有无穷多现代灵言,所以不用去耗尽一辈子的心血去研究,只要看过几本现代灵言,那些关键的哲学观点,就会为我们所知。

    感谢我们生活在地球的这个时代!

  2. 随着年龄的增长,兴趣总要为专业让步